【台湾老店】日光下竞晒情义依旧在
分类:联盟外域

【台湾老店】日光下竞晒情义依旧在合进关庙麵创办人杨幸男是李金生的女婿、李玉珍的姊夫,自设的麵厂名称也与协进只差一个字。

採访台南协进关庙麵前一晚,和摄影同事说好各自前往,但一早还在路上,先抵达的同事便来电:「现场有3家协进,究竟是哪一家?」

待我抵达,一看,3栋相连的透天厝,各自挂着「协进製麵厂李玉珍60年老店」、「协进长寿製麵厂李家老店明宪本舖」、「协进製麵厂正李60年老店」。3店家虽招牌不同,却都标有「协进」字样,店家介绍也都强调源自第一代李金生,至今仍维持日晒製麵。

叔姪同街 比邻做生意

不过,不只这3家店如绕口令般的招牌令人好奇,关庙郊区的合进製麵厂,同样强调手艺传承自李金生,加上名称相似,更让人纳闷,这几间店家的关係究竟为何?

弱视又有夜盲症的李玉珍虽然视力不如常人,但经过几十年製麵岁月的训练,他几乎只要手摸就能完成製作。李玉珍和姪子李明宪、李政霖比邻开店,店名前都冠有「协进」2字。协进第一代李金生夫妇,当年和2个朋友合伙,开设关庙当地最早的製麵厂。(杨钦龙提供)

3连栋旁的工厂里,63岁的李玉珍正在製麵。他解释:「协进是阮阿爸李金生创立,本来阮和阮大哥李金定都由阿爸带着做麵,40多年前阿爸作主帮阮兄弟分家;10几年前,阮大哥退休又帮他的2个儿子李政霖、李明宪分家;2年前,大哥过世,就成了阮叔姪3人各立门户。」

再转往合进,除了厂房比李玉珍的更新、更大,机器也明显新颖进步,就连晒麵场也架着浅绿色的防鸟网,比李玉珍的传统无遮蔽晒场更具规模。

晒出恩爱 长女嫁工人

比李玉珍年纪长了一轮的合进创办人杨幸男,虽因年迈做不动粗重活,却仍穿梭在晒麵场用手感觉麵的乾溼度。杨幸男说:「李玉珍是阮小舅子,当年我才13岁,经由叔叔介绍到李金生的麵厂当学徒,一直做到当兵,后来娶了李家的大女儿李梅月,2人出来打拚开店,製麵也有50多年。」

杨幸男站在製麵机檯前说,使用製麵机必须很小心,他就曾被削去2只手指头的皮肉,还是取大腿肉才补妥伤口。杨幸男站在製麵机檯前说,使用製麵机必须很小心,他就曾被削去2只手指头的皮肉,还是取大腿肉才补妥伤口。

时间回溯至一甲子前,李玉珍的父亲、杨幸男的丈人李金生和2个朋友到外地学会製「麵乾」(早期关庙麵名称)技巧,合伙做起生意。不久,3人拆伙,李金生以协进为名,在现今台南客运关庙站附近开店,不只製麵卖麵乾,也卖汤麵、猪血汤,可谓一条龙生产。

曾参与最早期製作的杨幸男回忆道:「那时都是凌晨3、4点就要起床工作,因为民间常限电,揉麵、撕麵全靠手工。天气热时,还得帮麵糰搧风,以免坏掉。哪像现在机器化,一天做个一百包都不是问题,当时丈人和我、其他师傅,光是10几包麵粉,6、7个人就做到快『憨面』。」

后来,杨幸男成了李家的女婿,「因为阮家太穷了,又是他们家的工人,丈人并不希望女儿嫁我,但阮某坚持要跟我,我这人也不想给人看轻,便离职去当电力维修工人。」

女婿自立 客群不重叠

没几年,李金生的2个儿子李金定、李玉珍加入製麵。李玉珍说:「原本是阮大哥和大嫂跟着阿爸做,阮喜欢读册,本来不想做麵,谁知初中一年级时,我的视力越来越模糊,夜间几乎只剩看得到光亮,看医生才知道罹患弱视加夜盲症,根本就无法看黑板,只好回家帮忙,和大哥一起吃阿爸的头路。」

合进第二代杨钦龙10多年前返家接棒,对于推动关庙麵文化相当努力。合进晒麵场架着浅绿色的防鸟网,每遇颱风吹袭,还得请渔民来修补。

这时,在外绕了一圈的杨幸男觉得还是做老本行习惯,便买了机檯自立门户,「当时,我丈人一直阻挡我,怕我抢了2个小舅子的生意,是我一再强调不会卖麵给协进原来的客户,丈人才勉为其难让我自己做。」

杨幸男强调:「丈人家主客群在台南县市和关庙在地,我都是一个人骑脚踏车载着麵到屏东、高雄、苗栗一带去卖,也另外取了名字『合进』。」他苦笑说:「我刚开始做时,丈人很紧张,经常跑来看,看到我把传统2条生产线的切麵机改成3条,还唸我『你野心实在很大』。」

合进关庙麵近年开发不少创新口味,地瓜、红藜、红豆、罗勒、芒果都入味。

虽然女婿主动避开,老人家仍担心2个儿子互相抢市。1981年,李玉珍娶妻成家,李金生作主让2兄弟分家,客群也一分为二,靠近製麵厂的5、6个村子分给李玉珍,以外则分给李金定。「分家前几年,我和大哥轮流使用阿爸的机檯,我用早上8至10点,大哥用10至12点,虽然各有各自的材料、竹筛,但同在一个厂房製麵,晒麵场也在一起。」李玉珍说。

提到晒麵,李玉珍强调:「日头晒的麵会有麵粉香,口感也比较扎实,但四季气候不同,日出时间不同,麵粉调配要随温、溼度调整,晒程也要调整;夏天可能晒2天就可以包装,但冬天就要晒到3天左右。」

杨幸男也说:「晒麵人最怕遇到西北雨。」一般人看新闻节目都是想知道发生甚幺事,他永远在等看气象,「有时真的被气象局气死,预报好天气却又下雨;5分钟内如果没收完,全村子的人帮忙吃都吃不完,连运去餵鱼、餵猪,人家都嫌多,被淋一场,损失至少10多万元。」

树大分枝 一脉六家承

也因晒麵要与日头赛跑,合用机檯着实不便,后来,李家兄弟俩拆开工作,但共用协进的商标。李玉珍透露:「父亲过世后,我们兄弟分得更清楚,晒麵场也陆续分开;10几年前哥哥又帮他的2个儿子分家,一样的厂房面积,一样的门市大小;他的2个女儿虽都出嫁,也各自开设允成和东北製麵。」

李玉珍叹了口气:「阮大哥前几年走了。」现在,他和2个姪子互相竞争,但都不想伤了和气,「做同款行业难免竞争,但拢是一家人,各自经营,不需要因为这样而伤了和气。」他眼睛不好,3个女儿还在考虑是否接班,他笑了笑:「女儿们是否接班,等她们自己决定,我就做到不能做为止。」

由于协进是关庙最老牌製麵厂,媒体只要想採访关庙麵几乎都是找协进。李玉珍和姪子常各自接受採访,却相安无事。李玉珍说:「有什幺好计较的?媒体和人客喜欢哪家就去哪家,还不都是协进。」

倒是10多年前,杨幸男的长子杨钦龙返回合进接棒,与李玉珍发展出互助关係。曾在北部担任捷运工程师的杨钦龙说:「我若知道卫生新法规,就会告知舅舅;且他毕竟是老牌子,客人还是比我们多,偶尔他赶工不及,我也会调自己的生产线支援。」

相互支援 开发新口味协进李玉珍仍以製作传统关庙麵为主,另也贩售波菜麵、芦荟麵。(细关庙麵,90元/2.5台斤)

不过,合进在杨钦龙的经营下,在各方面创意都冲得比舅舅和表弟快,目前合进研发有客製化的多元麵体和口味,不只有波浪麵、鲁麵、客家麵,还有牛蒡、红藜、芒果、罗勒等口味;李玉珍和大姪子李政霖虽也有波菜、荞麦麵等,多半仍以生产传统关庙麵为主;小姪子李明宪虽也代客製作地瓜麵、红麴麵等,麵体仍比合进简单许多。李玉珍笑说:「客人还是买传统麵为主,做太多款,我也没法度。」

离开李玉珍的店时,恰巧遇到一部游览车载来香客,3位婆婆妈妈一下车立刻悄声讨论「3家都写老店,到底哪家才是老店?」只见李玉珍一脸淡然,「人客喜欢哪家,就在哪家买,而且现在许多客人都是打电话要宅配,不同人各有喜好。」也许,类似疑问他已听了数百遍,对他来说,守住老店招牌要紧,但更要紧的是,靠天吃饭的3代人要能守住日晒的滋味。

顾客这幺说

叶小姐:眼见为凭较安心

我是游览车导游,这次带淡水香客到南部进香,顺道带他们到关庙买伴手礼。协进因为牌子老,且维持日晒,客人可以直接看到製作情形,让人有眼见为凭的安全感。

至于店家之间的关係,我不太清楚,只听说李玉珍是第二代,另外2家则是第三代。我们把客人带来,他们想买哪一家,就依照个人喜好挑选。

导游叶小姐﹙右1﹚带领香客到协进李玉珍参观製作,顺便选购关庙麵。协进关庙麵

李玉珍60年老店

台南市关庙区东安街41号(06)595-2446

李家老店明宪本舖

台南市关庙区东安街43号(06)595-3805

正李60年老店

台南市关庙区东安街49号(06)596-7650台南市关庙区东安街合进关庙麵台南市关庙区北势里仁爱路583号(06)595-1111台南市关庙区仁爱路583号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